大事纪要 > 善拍少将藏品预览
+

(编号03)善拍预览·空军指挥学院原政治部副主任李成年少将墨宝藏品

2017/5/25    作者:中国泥灸集团有限公司    来源:中国泥灸集团有限公司    阅读:10363

 (编号03)善拍预览·空军指挥学院原政治部副主任李成年少将墨宝藏品

李成年少将墨宝

李成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指挥学院原政治部副主任(少将

墨宝:增强民族团结,共建和谐中华。

    (编号03)善拍预览·空军指挥学院原政治部副主任李成年少将墨宝藏品热烈祝贺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李成年少将(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指挥学院政治部副主任)一幅墨宝“落户”药师坛城藏品馆(编号03)善拍预览·空军指挥学院原政治部副主任李成年少将墨宝藏品(编号03)善拍预览·空军指挥学院原政治部副主任李成年少将墨宝藏品(编号03)善拍预览·空军指挥学院原政治部副主任李成年少将墨宝藏品(编号03)善拍预览·空军指挥学院原政治部副主任李成年少将墨宝藏品感谢老领导和老战友爱心赠送墨宝助力军魂泥灸慈善活动!

    缘起:中国泥灸集团有限公司、北京药师坛城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在2016丙申年八一建军节~2017丁酉年八一建军节期间,决定通过军界老领导和“老战友”恭请81位共和国将军墨宝,为即将出版的“军旅回忆录”(一个军医的传奇故事)增辉添彩。(编号03)善拍预览·空军指挥学院原政治部副主任李成年少将墨宝藏品同时助力军魂泥灸免费赠送共和国军人慈善活动!非常感恩共和国将军们的无私奉献(挑选最好的墨宝助力)。

    灸语:自古以来,征战沙场的将军都不乏书法名家,金戈铁马和挥毫勾勒相得益彰。将军因其身份神秘显赫,书法价值不可估量。在社会上,军营里,人们对将军书法情有偏爱,越发青睐。日前南海硝烟弥漫,又值八一建军节之际,希望请将军书法者众,皆以挂一幅将军书法作品为幸事。更有甚者,某些地区把将军书法视作驱邪避凶、佑安镇宅之法宝。历史上名声最大的书法家,当属晋之右将军王羲之,唐之剿灭安史之乱、统兵二十万的颜鲁公颜真卿,宋之抗金英雄岳武穆岳飞。

   温馨提示:将军墨宝由药师坛城藏品馆“收藏”!

(编号03)善拍预览·空军指挥学院原政治部副主任李成年少将墨宝藏品

李成年将军

八一建军节当日中国泥灸集团恭请李成年将一幅“墨宝”(可遇不可求)

  李成年,字丰亭,山东省金乡县人。1935年11月19日生。1962年10月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参军,当过战士、排长、副指导员,后调进空军领导机关,历任编辑、记者、科长、处长、研究室副主任、空军宣传部长、空军指挥学院政治部副主任,1993年7月授少将军衔。公务之余,撰写杂文、随笔、评论等发表于20多家报刊,曾出版杂文随笔集《三湖漫笔》、《湖畔思絮》、《长河烟雨》。主编过《世界空战》、《空军角斗士 》、《不服春光展翅飞》、《就业指南》等多种书籍。退休后笔耕不辍,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空军报、北京日报等20余种报刊发表作品,有多篇分获各类奖项。自幼跟随外祖父读私塾时曾临摹过多种书帖,培养了对书法的爱好与兴趣。退休后潜心练字,书作曾多次参加军内外大型书法展并获奖,有的见诸报端,有的被档案馆、博物馆收藏,有的被收入《20世纪国际文化大系》、《中华书画经典》、《“将军杯”共和国百位将军墨宝集》等30多种大型典籍。在《解放军报》、《空军报》、《中国书法教育》、《书法报》、《书法导报》刊物发表 评论和学书漫谈多篇。现为东坡书画院名誉院长、中国将军书画院理事、北京杂文学会常务理事。

(编号03)善拍预览·空军指挥学院原政治部副主任李成年少将墨宝藏品

八一建军节当日中国泥灸集团恭请李成年将一幅“墨宝”(可遇不可求)


(编号03)善拍预览·空军指挥学院原政治部副主任李成年少将墨宝藏品


杂坛少将李成年


作者:汪金友


  在我们杂文圈中,身居高位的人不多。能够达到将军级别的,更是凤毛麟角。而空军指挥学院的李成年,就是其中的一个。他退休前担任空军指挥学院政治部副主任,1993年7月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


  李成年,字丰亭,1935年出生于山东省金乡县。1962年9月,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应征入伍,当过战士、排长、副指导员。1966年1月到空军领导机关,历任编辑、记者、副处长、处长、政工研究室副主任、空军宣传部长、空军指挥学院政治部副主任等职。公务之余,撰写杂文、随笔和评论。主要发表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空军报》、《北京日报》、《北京杂文》、《杂文报》、《杂文界》等报刊和媒体。曾出版杂文随笔集《三湖漫笔》、《湖畔思絮》和《长河烟雨》。


  对于李成年的做官,有的朋友认为是“哥儿们的关荣”,而他的挚友李庚辰却不以为然。他觉得李成年做官“太可惜”,在给李成年的《三湖漫笔》所作的序言中,李庚辰说:没想到,一向醉心于读书治学的成年,不知被哪位领导看顺了眼,身不由己地被推向了仕途。十几年间,竟由普通干部而成了军级干部,扛土了金光闪闪的少将肩章。诚然,成年在具备文学才情的同时,确也具有办事准确、人情练达的做官素质,但也确有他“可怜”的一面。可怜他因此将不少宝贵的时光,用到了官场应酬、管人理事去了。如不然。凭他的思想理论水平和文学艺术功力,完全可以写出更多更好的文学作品来。倘若专攻杂文,一定会是一个有更大成就的、影响深远的杂文家。


  一边做官,一边作文,看起来是件两全其美的事,只可惜,人只有一个脑袋,分身无术,鱼和熊掌只可取一。而且权力和杂文,经常会发生激烈的碰撞。如果给权力让步,就写不出好杂文;如果给杂文让步,就很难做太平官。所以很多为官者的犀利之文,大都出现在离岗之后。


  李成年在《湖畔思絮》的自序中也说:本文集中的作品,基本上是我退休之后的产物,也可以说是春种秋收的结果。有人说:“官儿是忙出来的,文化是闲出来的”。此言饱含幽默成份,当然是极而言之。但毫无疑问,文化创造的诞生,确实与生活环境有关。


  人世间很多的事情,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当一个人从台上走到台下,从演员变成观众、从人求变成求人、从管人变成被人管的时候,其思维的方式和思维的结果,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横看是岭,侧看是峰,东看是西,西看是东。当横也看过,侧也看过,东也看过,西也看过之后,才能茅塞顿开,豁然开朗。


  正是因为有了从士兵到将军,再从将军回归平民的经历,才使李成年的杂文,到了笔下生辉、妙趣横生、出神入化、酣畅淋漓的境地。时而振聋发聩的呐喊,时而悦心益智的轻聊。不仅具有思想的高度,而且饱含艺术的追求。很多的作品,都让人过目不忘。


  比如他的《夜行纪事》,就是这样一篇妙文。说是杂文,但只讲了三个故事。说是故事,但又有浓厚的杂文味。其中一个故事叫《松下芦席》,讲他的一个同学夜间走累,坐在树下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上休息。后来到村头一农户家找水喝,一老翁问他:“你刚才过来时,看没看到松树下的芦席?席里面卷的是白天刚吊死的一位妇女。”同学像被蝎子蜇了一样,腾地站了起来。这个同学,当年一直自称是“唯物主义者”。可当发现自己坐在死人身上之后,竟然也会这样惊魂失魄。


  杂文家李志远用“上乘”二字,来评价李成年的作品。他说:“相比之下,我更偏爱李成年的随笔式杂文。这类杂文,更贴近杂文的文学特质,因此社会效果也会更好。”身处少将之位,沧桑80年华,能够留下这样的文字,确实难能可贵。


  (原载新近出版的《中国当代杂文家》)

(编号03)善拍预览·空军指挥学院原政治部副主任李成年少将墨宝藏品

  • 中国泥灸+陀罗尼(编号03)善拍预览·空军指挥学院原政治部副主任李成年少将墨宝藏品模仿不再可能(编号03)善拍预览·空军指挥学院原政治部副主任李成年少将墨宝藏品药师佛家族陀罗尼加持(编号03)善拍预览·空军指挥学院原政治部副主任李成年少将墨宝藏品离苦得乐立竿见影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中国泥灸京ICP备13020411号-2
【电脑版】  【回到顶部】